天佑建筑网

-门户建筑施工领域-专业知识分享-文档下载平台!
登录 注册 网站导航
通知

2015年发布的工程建设标准(第五批)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其它通知!

通知中心:未读通知(0)

天佑123 收藏本站
我的位置:首页 > 天佑视角 > 天佑快讯 > 【天佑观点】地下空间大有可为

【天佑观点】地下空间大有可为

时间:2014-10-24   阅读数:566   来源:天佑网

  在北京CBD核心区域,一片52万平方米的地下空间正在建设之中。据了解,这是北京目前开挖深度最深、面积最大的地下工程项目。共5层的地下空间建成后,核心区内的19幢高层楼宇可以从地下连通,实现1号线、10号线、规划中的R1线、17号线以及国贸桥东北侧的公交换乘站连通。

  当城市化和机动化所带来的现代交通矛盾演变为全球性难题时,有“第二空间”之称的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和管理越来越受到各界的关注。

  向“地下”要效益已成城市化必然趋势

  “从1978年10%的城镇化速度发展到去年的32%,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十分迅猛。目前,中国三大城市群占有2.8%的土地面积,吸引了16%的人口,创造了32%的GDP总值,这使得整个城市的空间容量极度不足。”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副总建筑师牛斌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寻求一种新的城市空间拓展模式已成必然。”

  过去采取的横向拓展模式是将城市在水平方向向外拓展延伸。“但在城镇化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横向发展模式并不可取。”牛斌说,“国际理论研究也证明,要尽可能地限制城市的边界,使城市高密度紧凑发展,这样可以减少整个城市的市政基础设施,包括交通网络以及大量出行带来的资源浪费。”

  竖向发展模式是目前世界大都市包括中国城镇化建设选取的主要方向,就是使整个区域的密度变得更大,将大量功能混合在一起。“但在这种发展模式下,地上空间越来越饱和,如何以地下空间支撑地上巨大的发展容量变为亟须探讨的问题。”牛斌表示。

  联动立体式开发合理有效且十分必要

  地下空间是停车、步行和商业等所有功能的延伸,取得综合效益是地下空间利用的重要效果。

  “原有的彼此独立的地下空间无法发挥出巨大的优势,而且无法使区域里的人流达到最大化,充分发挥边际效应。将原来各自独立的地下空间整合,使其形成利益共同体,能够提升整体价值和整体效益。”牛斌说,“上海的很多核心区域,比如静安区域、南京西路区域,这些年越来越意识到单栋地下室联动开发能够带来很多好处。新的区域吸取了原有城市核心空间的经验,在开发的时候直接把地下空间作为很重要的事情来推进,这个非常好。”

  “地上高架环线、地面道路交通、地下轨道交通和各类地下空间组成‘三维空间’,在此基础上建设配套生活措施,打造多层次空间是合理的城市化发展方向。”隧道与地下建筑工程专家孙钧说。对此,孙钧提出了自己的设想:轨道交通即地铁是城市地下空间的核心,可以用地铁将各类地下空间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全覆盖的网;根据实际情况修建地下道路系统,使之与地铁结合,分流地面拥堵的大量车流,成为整体地下交通系统;围绕地铁站,适当开发各种地下商业街、地下商场以及供人们在地下健身锻炼的地下绿地、娱乐和活动中心等。

  “城市规划部门、地铁部门和人防部门联合进行总体统筹规划,使综合性的城市地下空间资源得到更好的开发和利用,是十分必要且合理有效的。”孙钧表示。

  规划滞后及规范缺失制约地下空间开发

  地下空间是城市立体化开发的必然结果,但在过去几十年间,与地上空间的建设相比,地下空间的发展一直是滞后的。

  以北京为例,早在2006年就建成的金融街地下环廊总建筑面积2.6万平方米,可以有效缓解金融街路面的交通压力,连接金融街中心区多座大厦的地下车库,并提供8000多个车位。然而,这条本该在2007年6月底就试运行的地下交通环廊,直到今天都无法投入使用。

  西城区曾计划于2012年在月坛体育场地下建大型停车场,但由于金融街西扩,这一方案并没有真正成型。金融街控股方面负责人曾经表示,已经将月坛体育场改造方案上报规划部门,但这一规划尚未获得批复。

  在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陈珺看来,规划滞后是北京一些功能区、新城和单个体系项目开发滞后的重要原因。“以轨道交通建设为例,2007年北京进入大规模轨道交通建设时期,而轨道交通沿线地下空间规划却在2010年才完成。”陈珺说,“此外,这些地下空间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的方法、内容、形式和规划成果深度都不同,依赖于各级政府部门和管委会的重视程度,同时也非常依赖规划设计单位的经验和能力,导致项目进展和效果有一定的差别。”

  目前,地下空间专项规划在中国遍地开花,很多城市结合中心区改造和新区建设已经或正在编制详细规划,城市大型地下综合体的建设也成为许多大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亮点,并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专家指出,地下空间的综合利用效益尚需提高,对于深层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还基本处于空白阶段。“与国外相比,我们在法律、政策、运作管理以及自主产权的核心技术等方面仍有一定的差距。”孙钧表示,“目前发展较为成熟的是地铁、地下停车库、地下商业街、过街地道以及各种地下管线、管道等,从建筑、交通到各类商业和市政设施,地下空间有挖掘的潜力,但也将面对错综复杂的状况。例如,地下空间发生火灾、地震如何处置?如何应对暴雨后的雨水侵入?建造地下空间的安全如何保障?这些都对技术提出了很大考验,必须在初期规划、中期施工、后期保养和定时监测方面慎之又慎。”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