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建筑网

-门户建筑施工领域-专业知识分享-文档下载平台!
登录 注册 网站导航
通知

2015年发布的工程建设标准(第五批)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其它通知!

通知中心:未读通知(0)

天佑123 收藏本站
我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动态 > 广东钟落潭成百“积木楼” 有坍塌风险

广东钟落潭成百“积木楼” 有坍塌风险

时间:2014-11-17   阅读数:46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城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白云区违建严重

  一栋“2.5+4”的民房加建酿成2死7伤的惨剧,令人唏嘘不已。昨日中午,事故现场仍未解封。据了解,事发后,全镇所有在建工地都已叫停,并进行安全检查。据悉,为了多建房出租获利,村中的加建抢建现象严重。

  走访发现,在长腰岭村乃至整个钟落潭镇,抢建风气甚浓,这些房屋有如积木般逐层垒起,安全隐患极大。

  建筑工人:工程接到手软

  在长腰岭村里发现这里房屋加建扩建的情况非常普遍,其中距离塌楼现场只有5米远,就有多间楼房加建了2至4层。另外,村里还有几栋正在兴建的房子,大部分都建到七层高,楼高20多米。但目前所有施工都已经被叫停。

  有建筑工人对记者说,今年年初他从外地来广州打工,主要是在钟落潭一带建房,“工程接到手软”,工人说,“在这边工程多,大多为新建七层楼房,还有的为原地加建。”他表示,今年以来,他已经“做”过7间楼房。一些工程是通过由包工头接工程后交由工人去做的。

  村委:想方设法多建房出租

  为什么要不断往上加建?对于村民来说,最直接的获利就是出租经济。

  近年来长腰岭村在裘皮产业上的巨大发展,令这里成为了裘皮和附属产业的加工制造工业集散地。因此,厂房、仓库成为急需的租赁对象,这里的房屋自然成为建厂和做仓库的不二选择。长腰岭村一共才2000多本地人,就吸聚了近3万名外来人口在此工作。这些外来人口,都要租赁当地楼房居住,所以出租屋就成为当地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

  “土地就这么多,房子就只能想办法越建越高,或者扩建增加面积,大家都在想方设法出租更多地方,提高收入。”一名村委说。

  长腰岭村一名负责人更是坦言,村里加建扩建的楼房都是违建。“大家都希望多占地、建高一点,这样可以多出租赚租金。”

  城管:“积木楼”头重脚轻

  白云城管部门表示,不仅长腰岭村,即使在钟落潭镇还有类似违规加建楼房多如牛毛。“在边郊农村地带,还有成百座违规加建宅基地房,每座都有坍塌风险。”广州市城管部门一名负责人说,白云区一直是违建重灾区。村民都表示,“只要建得速度够快,城管根本无法查处”。

  城管负责人表示,这些违规加建的楼房,犹如累积木般在原楼层上加建,因此也称作“积木楼”,但这些楼房没有经过承重和地基检测,一旦承受不了重量,头重脚轻,就会出现坍塌危险。

  昨天获悉,钟落潭塌楼事故发生后,白云区各街镇已出动巡查在建工地599个,发现隐患78个,440家需要停工整顿。最近一个月,白云区在建工地先后发生两起致人死亡的安全事故,共造成5人死亡、18人受伤,接近该区今年前三季度安全生产事故死亡人数(6人)的总和。

  钟落潭塌房追踪 屋主接受警方调查

  据白云警方通报,在这次长腰岭村塌楼事件,最终确认2人当场死亡,7人受伤,其中1人受重伤,6人轻伤,已有2名轻伤者出院。

  屋主潘耀均已经被警方控制并在派出所接受调查;白云区已经组成四个小组,分别对死伤者做好善后工作;长腰岭村委已经表态会协助死伤者向屋主潘耀均追讨经济赔偿。

  施工队不具备资质

  长腰岭村负责人承认,这次加建楼房的施工人员“并不具备资质”,平日都是游兵散将式,由包工头临时找回来的。

  一名施工人员竟然说:“村子里加层加建的楼房很多,我们都是选择从低层往上加层,逐层加高,但我们没有想过要测试地基稳不稳固,对于低层一般认为是足够承重压力的。”

  白云区纪检介入调查

  据悉,屋主潘耀均在2014年7月开始在两层框架结构住宅上进行加层建设,钟落潭城管执法队于7月16日巡查发现后予以立案调查。但为何立案查处后,潘耀均依然可以继续加建至6层,完成主体建设,并开始内部装修呢?当中是否存在渎职行为?

  据悉,昨日白云区纪检和反贪局都介入事件调查。

  全镇在建工地 已全部被叫停

  昨日,从钟落潭镇获悉,事发后该镇对辖内所有在建工地进行消防和建设安全检查。据统计,9~10月份,钟落潭镇巡查在建施工工地(含危房改造和农民自建房)209宗,其中长腰岭村有28宗,所有在建工程已经停工,进行安全检查。“清理在建工地施工人员清场,工地内严禁住人。”

  太和镇拆违队 十月清拆逾千屋

  白云区太和镇有一支得力高效的拆违队,队里既有“拆控两违”专项办人员,也有城管执法队员。这支80余人的队伍,在今年1至10月,清拆违建1234宗。

  因拆违挨骂几乎已是家常便饭。有队员自嘲,因为控拆违建,自己从“最可爱的人”变成了“最可恨的人”。且违建者操家伙出来抗拆、威胁的事却不少。针对暴力抗拆,执法队长无奈地说,很多违建当事人根本感觉不到自己在占用公共资源谋取私利,眼里只有违建带来的高附加值和高回报,拆违工作任重道远。

 

关 闭